她是常书鸿的女儿 中国唯一没大学学历的女神校长

-她是常书鸿的女儿 中国唯一没大学学历的女神校长-

>> 探索&文化 >> 常书鸿 >> 她是常书鸿的女儿 中国唯一没大学学历的女神校长

“沙娜”是法文“Saône”的中文译音,La Saône是法国里昂的一条河流。据说在吕斯百爸爸的建议下,1931年,正留学法国里昂国立美术专门学校的中国艺术家常书鸿和陈芝秀,为他们刚出生的女儿取了这个名字。 生于法国,长于法国,说得一口流利法语的常沙娜,是中国留法艺术家们的宠儿。

1934年常书鸿在巴黎画的《画家家庭》

1937年夏,常沙娜跟随妈妈陈芝秀回到了祖国,此时国内正值“七七卢沟桥事变”。归国后,还没见到北平的新家,常沙娜就跟着妈妈陈芝秀及一些教师的家属,因躲避战火,随学校在南方各省艰难流离、苦中作乐地不断转移。常沙娜也在不断地辗转迁移中,读完了小学。 1943年秋,妈妈陈芝秀在常书鸿的多次动员下,带着常沙娜从重庆搬到了敦煌。 那一年,常沙娜十二岁。

那时的敦煌满目黄沙,荒凉的百里不见一村一人,经常有狼群出没,出门靠走,说话靠吼。条件艰苦的让常人难以想象,不仅缺衣少粮,连马厩改造的房屋都是奢侈住所。从重庆到敦煌,常沙娜和妈妈陈芝秀整整走了一个月。面对彻骨的寒冷和无际的戈壁滩,走到敦煌,常沙娜已经浑身冻透,迎接她们的第一顿饭,只有一碗大粒盐、一碗醋、一碗水切面,这一幕给她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因常书鸿日夜忙于敦煌的事情,与妈妈陈芝秀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妈妈陈芝秀受不了条件艰苦的敦煌生活,竟不辞而别。 突然没有了妈妈,那一年常沙娜只有十四岁。常书鸿异常繁忙,弟弟年幼,常沙娜只好退学回家,挑起妈妈的重担。没妈的孩子早当家,常沙娜学会照顾弟弟,做饭做衣,种菜喂羊——姐弟俩和父亲在敦煌相依为命。

常沙娜一家三口在莫高窟洞窟内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常书鸿在兰州举办的《常书鸿父女画展》引起了文人的重视,画展来了一位加拿大籍犹太人叶丽华,她非常喜欢常沙娜,并建议她到美国留学。两年后,在常书鸿为她量身定制的文化、语言、美术学习的基础上,常沙娜顺利到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附属美术学校读书。常书鸿在南京举办了“敦煌艺展”,画展还宣传了“常书鸿的女儿常沙娜十七岁就在敦煌临摹”,蒋介石还曾冒雨去参观。

头饰 隋401窟

在美国,常沙娜接受了系统的艺术和文化教育。然而,生活又一次发生了变化,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和美国成了战争的敌对国家,身在美国的留学生更渴望回到祖国。美国当局采取各种措施阻止留学生回国报效祖国,在打工攒好了路费后,常沙娜再次中断学业,没有拿到学历,毅然回到祖国。

1950年回国后,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常书鸿准备敦煌文化展览,展览时周恩来总理冒雨亲自参观。当时在清华大学任教的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也来参观展览,常沙娜接待了他们。林徽因先生被敦煌的文化震撼,也看中了常沙娜敦煌和国外学习的艺术基础,就这样常沙娜成为了林徽因的学生。从此,常沙娜艺术生涯的另外一扇大门豁然打开。

1953年因全国院系大调整,常沙娜被分到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美术系在庞熏琹先生的领导下,南北人才大汇聚,汇集了如雷圭元、柴扉、田自秉等艺术家,热爱民间艺术的张仃、张光宇先生也经常光顾。在担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期间,常沙娜先生坚持上课并亲历亲为,与学生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

在此期间,常沙娜在整理传统图案和把敦煌文化应用于教学之外,还整理了《敦煌藻井》《明锦图案》等图书,并将敦煌传统文化应用于国家一些重要设计任务中,如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华灯、人民大会堂外立面柱廊上方琉璃瓦门楣设计、民族文化宫的大门装饰等。

1958年人民大会堂宴会厅的天顶花灯

1958年人民大会堂外立面柱廊上方琉璃瓦门楣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