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莫高窟,一张历史的照片

-追忆莫高窟,一张历史的照片-

烟斗

>> 探索&文化 >> 常书鸿 >> 追忆莫高窟,一张历史的照片

  一张老照片,可以勾起我们许多的记忆。一张敦煌的老照片的背后会有更多感人故事。对自小在莫高窟长大,现在又长期在国外的常嘉皋先生来说,面对一张“新”的老照片,更是有特殊的感受和难忘的回忆!8月28日,是常嘉皋先生的母亲李承仙女士的逝世日。下面我们随常嘉皋先生手头的一张老照片。追忆莫高往事,缅怀一位为保护弘扬敦煌艺术奉献了一生的母亲。


  

  幼年的常嘉皋先生和母亲(中左3)与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叔叔阿姨和小朋友们一同留下最早的一张照片。

  时光荏苒,8月28日是我母亲去世的第十五个纪念日,在我缅怀母亲之时,敦煌研究院的盛岩海先生给我发来了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这张照片似乎向我诉说着美好的敦煌往事。在惊喜和兴奋之余,同时也涌现出很多疑问,这张照片究竟是拍摄于哪一年?照片当中为什么没有我的父亲?

  为了尽量弄清楚这张照片拍摄的来龙去脉,带着疑问我首先查阅了父亲著《九十春秋》的年表。在翻阅细读中,我才明白,那时候父亲正好担任新疆文物考察团副团长,1953年6月至12月正在考察新疆石窟。

  

  1956年本文作者常嘉皋和父母常书鸿、李承仙在莫高窟大泉河畔

  因为图片中有孙儒僩叔叔,曾经在敦煌文物研究所工作过的冯仲年叔叔向我提供一个重要线索 ,他说他和孙纪元、关友惠、杨同乐(1956年离开研究所)是1953年9月2日来到敦煌文物研究所的。进一步可以推定,这张照片应该是在53年9月2日之前的某一天拍摄的。按照推理,拍摄假如是在这天之后的话,他们几个人总会有人在照片中出现的。

  这张照片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包含着众多的“最”字。

  这是我刚好出生那一年照的第一张照片。虽然当时还不懂事,但在母亲温柔的怀抱中和研究所的叔叔阿姨和小朋友们一同留下最早的这张照片。这张历史照片见证了那幸福的瞬间,今天看着仍然让我激动和思绪万千。

  

  敦煌文物研究所托儿所儿童节聚餐-1956年6月1日(左2白衣男孩为作者)

  照片中,有最早来到莫高窟工作的是辛普德(中排左第五人)。他是当时研究所资历最深的,1943就跟随我父亲来到敦煌,是研究所最早的会计,这也是我与他唯一的一张合影。

  照片中还有如今还健在的敦煌研究院最年长的学者——孙儒僩老先生(中排左第一人)。他是1947年就来到研究所工作。孙叔叔是一位知识渊博的敦煌学专家。九十多岁高龄了,仍然思路敏捷,勤奋创作,为杜永卫老师主编的《当代敦煌》撰写了不少珍贵回忆稿件,我是他的忠实的粉丝,更是微信好友。

  照片中有当今敦煌研究院最年长的退休老司机——付吉庆叔叔(后排左第七人)。在我刚懂事的时候,父母就教我喊他″付师傅"。至今我还是这样亲切地称呼他。

  照片中有最早担任研究所食堂的炊事员是郭成志师傅(前排左第八人)。付师傅告诉我,当时研究所的职工人数还不很多,而且业务骨干大都是双职工,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我父亲筹建了一个食堂 ,分为大小灶,小灶每月伙食费 18元,大灶每月伙食费 15元。这样就解决了大家的后顾之忧, 能全心精力的投入到研究和保护的工作中去。

  

  这是常嘉皋先生的母亲晚年照片

  看到照片真是触景生情 ,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纯真的年代。那时候,敦煌莫高窟里,大家和和气气、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为保护和弘扬敦煌艺术做了许多彪炳史册的事,永远值得我敬仰。

  人事有代谢,往事成古今。我在父母的培养下走出了莫高窟,踏上了人生的旅途,但这段人生经历,是我永远自豪和欣慰的。我牢记着母亲的嘱托:要清清白白的做事、堂堂正正的做人。

  仅此幅历史的照片和文章来缅怀我慈祥的母亲。

  2018年8月27日

  作者简介

  

  常嘉皋 1953年生于甘肃省兰州市,是常书鸿先生和夫人李承仙的小儿子。自小跟随父母在敦煌莫高窟度过了童年时代。出国前曾在甘肃省科技局、甘肃省科协、甘肃科技报社从事摄影工作。从小耳濡目染让常嘉皋先生对艺术有了自己想法与见解,1986年自费赴日本留学,进入日本语专门学校学习,1988年考入日本东京设计美术学院,1990年毕业。根据自己的专业特长,常嘉皋先生选择就职于日本熊泽丝网印刷工艺株式会社,并将常年积累的丝网印刷工艺融入到敦煌壁画题材艺术品的创作中,工作之余将父母亲遗留下的珍贵资料整理发表,继续完成父母亲未尽的事业和未实现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