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锦诗:敦煌数万经卷 我们只有两三百件

-樊锦诗:敦煌数万经卷 我们只有两三百件-

尹安学

>> 探索&文化 >> 樊锦诗 >> 樊锦诗:敦煌数万经卷 我们只有两三百件

117165220.jpg

樊锦诗

  文/图 羊城晚报特派北京记者 尹安学

  连日开会,满头白发的全国政协委员、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很疲惫,不过,聊起敦煌莫高窟,她又有了精神,她说,自己停不下来,这一辈子都给了莫高窟。

  我不能到北京来吃闲饭

  今年1月,甘肃省政府发干部任免消息,77岁的樊锦诗不再担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改任名誉院长。

  3月8日,在住地宾馆,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问她:你退居二线了?樊锦诗连连摆手:工作还没移交呢,马上就要移交了。

  樊锦诗说,退居二线后,她还要忙敦煌的事情,把石窟考古报告编写出来,“现在完全没有一个退的状态,以前忙行政工作多,欠了很多‘债’,现在开始要还了,把以前的研究做好。”

  樊锦诗有两个儿子,孙子一个10岁,一个才1岁。记者劝她退休后多去各地旅游、带带孙子。对此,樊锦诗说,“也想去玩啊,但闲不下来。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比如当全国政协委员,我不能到北京来吃闲饭吧,平时怎么也得搞点调研啊。”

  最高接待量达6000人

  去年,敦煌莫高窟做了一个世界遗产保护史上的创举:建成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所有游客在参观敦煌莫高窟之前,先在数字展示中心,在全世界唯一一个由文物保护单位建设的高清球幕影院里观看《千年莫高》等电影,并观看数字展示的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物、各种研究成果。看完后,再由敦煌莫高窟的专用大巴,拉到11公里外的敦煌莫高窟实地参观,现场体验、感受。

  “我们之前摸查发现,很多游客来参观之前,没有做功课,不了解莫高窟。”樊锦诗向记者解释,莫高窟常年置身大自然里,接待量有限,“封闭不让参观,这绝对不是最好的保护,但接待量太大,游客呼出的二氧化碳得不到及时排放,对洞窟、壁画腐蚀很大。”

  樊锦诗说,出于多种因素考虑,他们最终想出妙招:让游客先在数字展示中心观看影片等,了解了莫高窟的历史,再实地参观,以减少游客在洞窟停留时间,“其实有些视频介绍,比实地参观看得更清楚,介绍更全面。”

  “两年黄金周,莫高窟日接待游客曾超过2万人,莫高窟不堪重负。”樊锦诗说,他们测算发现,莫高窟日接待游客理想状态是3000人。去年,数字展示中心建成后,游客在莫高窟停留时间由之前的2小时变成了70分钟左右。这样,莫高窟最高接待游客可提高到6000人。

  樊锦诗说,从去年9月开始,敦煌推行网上预约、网上支付系统,她希望以后来参观,都网上预约,这样以便提前安排好接待。

  我们只有两三百件经卷

  很多人看过余秋雨的《道士塔》,里面提到,是王道士将藏经洞里大量经卷卖给外国人。对此,樊锦诗说,说王道士是卖国贼,这不对。敦煌文物被盗,他有责任,他不打开门,把这些经卷送给人,别人哪有那么容易拿走?不过,那时清朝政府早已风雨飘摇,外国人能随便到中国把文物拿走,政府有责任。王道士穷困潦倒,没钱也很无奈。

  “敦煌到底有多少经卷,有人说有7万卷,有人说是6万卷,或者5万卷,我们就按5万卷算,我们现在掌握的经卷,不包括碎片,稍微能看得出模样、内容的有两三百卷,我们掌握的太少了。”不过,樊锦诗说,现在很多国家已经把掌握的经卷数字出版,我们可以拿来研究。不过,是不是从藏经洞出去的经卷都公开了,“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应该说,绝大部分大家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