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宋元到学习敦煌、张大千等的求艺之路

-从宋元到学习敦煌、张大千等的求艺之路-

烟斗

>> 探索&文化 >> 张大千 >> 从宋元到学习敦煌、张大千等的求艺之路

  “寻源初现——陈少峰艺术展”近日在上海和雍艺术展厅开幕。此次展览汇聚了艺术家最新作品25件(组),题材广泛,门类丰富。绘画作品涉及山水、花鸟、人物等题材;书法作品包含楷、行、草、隶、篆书等;以及近期所作的篆刻作品。
  陈少峰在绘画上,远宗宋元,近摹张大千、谢稚柳,色彩清丽,又痴迷于敦煌、唐卡研究,展览中《回望敦煌大悲心》就是其敦煌、西藏之行归来后,有感而作,有敦煌壁画风格,又辅以唐卡造像。

《回望敦煌大悲心》

  自幼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有一点让他的父亲非常头痛,即过于顽皮,不够安静。有一天父亲问他,“除了读书,你还想学点什么吧?”他的回答是,“我喜欢画画、写字。”于是他开始登门请教老师。从中学时起,跟随教育家方敬先生、篆刻家王哲言先生、山水画家樊德才先生、篆刻家刘一闻先生学习,这些老师对他影响很大,萌发了他对绘画、书法、篆刻的更大兴趣。后来面临人生道路的选择,他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东西成为自己谋生的手段。在高考时选择了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毕业之后,去企业工作过一段时间做过企业高管,进入过艺术市场从事拍卖,也在高校做过美术教育工作者,但这些角色变换的过程中,他的艺术爱好从未间断过。

山水作品


  事实上,书法在他最初的学习过程中,占有的比重非常之大。并且方敬老师的教学方法对他影响非常之大。他回忆说,老师在教授时,不以某家风格作为教育范式,而且针对学生不同的情况来教授,“其他人以楷书入手,我则以隶书入手,而后逐渐学习行书、草书。这种观念深深影响了自己。”这也使得他在“中小学书法教育”方面有独特的见解。在近期上海市召开的“上海中小学书法教育”讨论会上,身为民革上海市委文化工作委员会委员的他,就提出“中小学书法教育”要与书法教育区别开来,中小学生最重要的是认识文字,写好文字,而不是成为书法家。

山水、书法条屏

  绘画上,他不是顺着整个山水画史刻意学习诸家诸派,而是自己喜欢哪一幅就学习哪一幅。另外,由于他更偏向宋元一路的画风,因此近代张大千、谢稚柳的绘画作品会让他留意着迷。

《节录明人<菜根谭句>》 书法 

  陈少峰平时也留意研究敦煌艺术。说起敦煌,就会让人联想到张大千。谈到这,他说:“我很奇怪,一些敦煌研究者提起张大千,都是非常贬低的态度,说句毫不夸张的话来说,没有张大千,哪有今天的敦煌艺术的影响力。要不是张大千所临摹壁画公众于世,怎么会引起但是政府的重视,乃至全世界的轰动(广泛性)。”

临碑拓书法作品

  他二十多年的好友李仲谋说,陈少峰擅长的艺术门类很多,创作题材比较全面,如绘画中山水、花鸟、人物,书法中草、行、隶、篆等,而且篆刻的造诣在业内也是广受好评,“他的青绿山水、水墨山水、白描人物、没骨花鸟都有所涉及,创作量非常大,远远不止此次展览上所展出的作品。这也足以见得他深厚的艺术功力。毫无疑问,他也是非常勤奋的,当别人堵在上班的途中时,他早早起来,一篇《心经》已经呈现在案头。”

展览现场